宠物官网怎么样
宠物注册
News
公司新闻
热线电话:
宠物IOS
公司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宠物 > 宠物百科 > 正文
上一篇:银河君耀混合A(519623)基金基本概况下一篇:职教就是“差生教育”?委员苏华:探索高职毕业生免试读研
下西洋系列之《瀚海帝踪》——古代版泰坦尼克号,中国版加勒比海盗
发布时间:2019-06-11 15:18| 浏览次数:198

下西洋系列之《瀚海帝踪》——古代版泰坦尼克号,中国版加勒比海盗

  神秘无比的七星秘侍,是太祖皇帝留给朱允炆的一份厚礼,是朱允炆最后时刻才会动用的王牌,是朱允炆危难时刻保身立命的根本!可以说正是由于这七个人的存在,朱允炆才有在这金銮殿上苟延残喘的勇气,才不至于被燕军不可一世的兵势所吓倒。   但这七个人纵然皆拥有一身惊世骇俗的傲人本领,事到如今又于事何补呢?他们真的能扭转乾坤,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吗?  就连疯子都知道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朱允炆很清楚,这些秘侍所能做的,只是凭着一身惊人的业艺,拼死护驾出逃,让他朱允炆免遭刀兵之祸,胯下之辱而已,他的锦绣江山仍难免落入叛贼之手,他的家眷至亲仍难免遭受丧国失君之痛,他的万千臣民仍将在叛军的铁蹄下痛苦呻吟,绝望哀嚎。   有道是走为上策,时局至此,逃跑不失为一种绝处求生的良策,可若是削发易服,只身以逃,他又有何面目去面对流离失所的万千臣民和长眠于九泉之下的太祖爷爷呢?那跟死了有什么区别?那简直比死更让他难以忍受。

  这个道理他朱允炆懂,秘侍们自然也懂,但除此以外,又有什么其他办法呢?城破,人必亡;出逃,又不甘心。

那么是去是留?是玉石俱焚反戈一击,还是忍辱负重苟且偷生?这对此刻的朱允炆和他的臣子来说,委实是一个难以决断的天大问题。   夜色渐深,远处隐约传来“梆梆梆”的打更声,不觉间已是二更天了。

秘侍们从午时至现在粒米未进滴水未沾,早已饥渴难耐,困顿不堪,此刻闻到打更声,更觉更声催人,时不我待,深感此刻再不当机立断,只怕会贻误时机,遗患无穷矣。   教授杨应能舔了舔发干的舌头,轻咳一声道:“皇上,叛军现已重兵压境,兵临城下,我军兵力薄弱,军心溃散,城破恐在旦夕之间,是走是留,还望皇上早作决断。 ”  朱允炆从龙椅上站了起来,呆立良久,才道:“至亲谋反,叔侄阋墙;皇族相倾,宗室相残,实是伤人至深哪。 朕心神已乱,精神恍惚,实乃无法准确作出决断。

杨爱卿,说说你的想法吧,你意下如何?”  杨应能振作精神,大声道:“那臣就斗胆直言了,冒犯之处,还望皇上恕罪。 有道是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如今叛军势盛,我军势危,所以臣认为皇上应当暂避敌芒,出城避上一避,徐图东山再起。 ”  朱允炆道:“那你的意思是留不如走,走为上策了。

”  杨应能赧然低头道:“皇上圣明。

”  朱允炆道:“叶爱卿,你意下如何?”  叶希贤走出队列,抱笏施礼道:“孔圣人有云:君子不立危墙之下。

如今京城危若累卵,随时有覆卵之虞,罪臣恳请皇上马上移驾城外,以保圣安。 ”  朱允炆面无表情,又道:“程济,你最老成持重,你意下如何?”  程济轻叹一声,道:“皇上乃真龙天子,万金之躯,岂能以金瓯碰瓦罐,与叛臣贼子玉石俱焚?两害相权取其轻,老臣认为宜走不宜留,早走为好。 ”  羽林卫指挥使狄熊飞大声道:“古时越王勾践卧薪尝胆,终以三千甲兵灭吴复仇。

皇上,现今大明国土尚余大半,勤王之师数不胜数,皇上若能效法越王勾践,暂时隐忍退避,他日定可卷土重来,重整河山。 ”  朱允炆惨然道:“呵呵,隐忍退避?我朱允炆又该退往何处,忍到何时?”  少监王钺道:“望皇上早作决断,我等定当誓死护驾,舍命相随。

”  众人上前两步,齐声道:“望皇上早作决断,我等定当誓死护驾,舍命相随。

”  朱允炆踉跄倒退几步,又一屁股瘫坐在龙椅上。

完了完了,真的完了,连他最为倚重的七星秘侍都齐声催他尽快出逃,看来这江山是保不住的了,可是让他就此舍弃太祖爷爷辛苦创下的基业,舍弃到手不久的荣华富贵,星夜出逃亡命天涯,他又如何甘心?又如何能下得了决断?在这一刻,他只觉得自己的思想和灵魂都已抽身远去,只剩下一具空虚麻木的躯壳。 他软若无骨地瘫坐在冰冷的龙椅上,再也没有站起来的勇气和力气。

  就在这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殿外传来,一名浑身是血的羽林卫千户飞身入殿,大声道:“禀报皇上,大事不好了,金川门失守了!”  众人大惊失色。 朱允炆浑身一震,猛地从龙椅上站了起来,大声道:“金川门有曹国公和谷王镇守,固若金汤,哪有这么容易失守呢。

”  羽林卫千户怒声道:“曹国公和谷王贪生怕死,已背叛皇上,正是由于他们与叛军里应外合,开门迎敌,金川门才告失守。

皇上,现在叛军从金川门蜂拥而入,直奔皇城而来,请皇上速速回避。

”  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如同一记从天而降的千钧重锤,一下子将朱允炆给打懵了。 他呆立半晌,突然“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李景隆,你是朕最信赖的将领,你屡战屡败,朕不但没治你的罪,反而将身家性命交给你,让你镇守金川门,你倒好,你竟然出卖朕,竟然开门迎敌,不战而降……”  “谷王,你是朕十九叔,朕对你寄以厚望,委以重任,你竟然勾结四叔,反过来对付我……”  朱允炆如同失去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的溺水之人,绝望地在金銮殿上狂嘶疾呼,如癫似狂。   杨应能眼见时局至此,已是不可救药,再不当机立断,众人必将死无葬身之地。 当下向众人使了一下眼色,众人会意,忙撒腿奔上宝座台,一拥而上,七手八脚地将处于癫狂状态的朱允炆牢牢抓住,然后不由分说地架着他往殿外急奔。

  朱允炆挣扎着大声喊道:“怎么,连你们也要谋反吗?你们要将朕带往何处?快放开朕,朕要与这奉天殿共存亡……”  杨应能道:“皇上切莫意气用事。

现在形势危急,臣等偕同皇上到鬼门避上一避。 ”  “放开朕,朕不去什么鬼门,朕要留在奉天殿,朕要与奉天殿共存亡……”  众人脚步不停,簇拥着朱允炆往殿外急行。

杨应能道:“皇上若是不想这奉天殿落入叛贼之手,何不令人放火烧了它,也好一了百了。 ”  “来人,放火!放大火!”朱允炆嘶声大喊,“给朕烧了奉天殿,烧它个一干二净,绝不能便宜了乱臣贼子!”  几个老太监闻言匆匆跑了进来,拿起烛台四下放起火来。

夜风急劲,风助火势,很快奉天殿就燃起了熊熊大火。

  众人簇拥着朱允炆出了大殿,左行绕过华盖殿和文华殿,来到东边的文楼前。 这文楼原是收藏皇家典藉的地方,后因在洪武年间遭受雷火之灾,有所损坏,便闭门封户,废置不用了。   狄熊飞上前一把扭开锈迹斑斑的铜锁,再飞起一脚揣开已破败不堪的大门,举着火把率先入内。

  楼内尘灰遍地,蛛网四结。 狄熊飞带领众人绕过几排空荡荡的木书架,来到一尊布满灰尘的铜像前。

  铜像坦胸露腹,凸额大耳,正是道家始祖老子的法像。

狄熊飞更不打话,手指在铜像的肚脐眼轻轻一按,只听“轧轧轧”三声轻响,铜像缓缓往左移开,露出一个黑黢黢的洞口来。   狄熊飞回首道:“皇上,洞内就是鬼门了,请皇上随我等入内暂避。 ”  朱允炆道:“鬼门?这是什么地方?怎么朕不知道有这个地方?”  叶希贤道:“这是太祖皇帝专为皇上而设的逃生秘道,除了太祖皇帝和刘基刘军师,就只有我们几个知道了。 ”  朱允炆止步不前,道:“太祖皇帝为何要提前设下这条秘道?难道他老人家早就料到朕会有这一难?”  叶希贤道:“可能只是预防万一而已。 不过这也难说,刘军师神机妙算,料事如神,按理说不可能没预料到今日之事……”。

 
|   友情链接    |
宠物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C) 2006-2019 宠物www.342977.com All Rights Reserved.